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1. 首頁 > 文旅 > 文化新聞 > 正文
        宋朝的仵作 (上)
        ?今天我想給您講個故事。在講故事之前,請允許我先介紹一下故事背景。
        宋朝的仵作 (上)
        來源:汴梁晚報 作者:李開周 發布時間:2022-08-15 09:48:44

        今天我想給您講個故事。在講故事之前,請允許我先介紹一下故事背景。

        話說北宋時期,開封商業繁榮,商販們做生意需要本錢,生意做大了,需要更多的本錢,本錢不夠,就得貸款。找誰貸款呢?那時候沒有銀行,王安石變法時,可以向官府貸款;王安石變法失敗后,就只能走民間借貸,向富人貸款。跟現在相比,宋朝民間借貸利息非常高,月息可達5%,換算成年息就是60%。好比你今年正月從李財主家借走10萬文,到了明年正月,連本帶利就得拿16萬文還給李財主。

        幸運的是,有些財主心腸軟,常常只收一半利息。按照北宋開封的風俗,這種只收一半利息的優惠貸款叫做“行錢”?!靶绣X”的“行”,跟“銀行”的“行”發音相同。 

        既然貸款人(債主)給了這么大的優惠,所以借款人(欠債者)就得表示感激。怎么表示感激呢?貸款人上門時,借款一方要盛情款待:“設特位,置酒,婦女出勸,主人皆立侍,富人遜謝,強令坐,再三,乃敢就位?!保肌肚遄痄洝?,下同) 

        端出好酒好菜,請貸款人坐上座,讓家里的女性出來勸酒,男主人站在旁邊端茶遞水。貸款人說:“你坐吧?!蹦兄魅苏f:“您老人家跟前哪有我的座位?我得站著侍候您?!辟J款人再三勸讓,男主人方才落座。 

        好,故事背景說完了,下面進入正題。 

        這個故事發生在北宋后期,宋徽宗在位的時候。故事的男主角姓張,我們可以叫他“張某”。張某祖上幾代,都在開封做桶和賣桶,到張某這一代發了大財,不再賣桶,專門放貸。 

        有個孫某,從張某手中申請了一筆優惠貸款,也就是所謂的“行錢”。有一天,張某去孫某家做客,孫某讓女兒出來陪酒。張某一瞧,哇!孫某的女兒太漂亮了,當即向孫某求親。孫某非?;炭郑骸拔?,公家奴也。奴為郎主丈人,鄰里笑怪?!蔽屹J了您的錢,相當于您的奴仆,怎么有資格做您的老丈人呢?街坊們聽了會笑話的。張某笑道:“不然,汝不過少錢物耳,豈敢相仆隸也?”話不能這么說,我僅僅是比你有錢,你僅僅是借了我的錢,咱們只是債務關系,怎么能按主仆來論呢? 

        說完這番話,張某從手腕上脫下一只非常珍貴的玉鐲子,當場送給孫某的女兒,并且告訴她:“擇日納幣也?!惫媚锬闶蘸?,這只鐲子算是咱們的訂婚信物,我很快就會挑個好日子來送彩禮。 

        等張某離去,孫某一家興奮起來,連孫某的女兒也很開心。第一,張某長得并不丑,年齡也不大,算得上合適的婚配對象;第二,張某是出了名的富翁,嫁到他家就擺脫了窮日子;第三,張某尚未娶妻,也沒有納妾,孫某的女兒嫁過去就是管家婆,只有她管人,沒有人管她,決不會受氣。消息傳出去,親戚鄰居也都為孫某一家高興,紛紛說:“有女為百萬主母矣!”老孫真有福啊,老孫的女兒即將成為百萬家財的女主人了。 

        再說張某那邊,他那天多喝幾杯酒,回到家睡了一覺,竟然把這事兒給忘了。過了幾天,仆人提醒他,他才想起來,開始后悔,后悔不該冒冒失失在孫家求婚。他想:自己這么有錢,要娶就得娶千金小姐,怎么能找一個窮人家的姑娘做老婆呢?于是托媒人另尋一門親事,將孫家姑娘拋在了腦后。 

        孫家姑娘等了又等,始終不見張某來送彩禮。孫某勸她另嫁他人,她始終不肯。又過了一年,張某又到她家做客,去時還帶著自己新娶的妻子。孫家姑娘見此情景,備受打擊,轉身回到臥室,往床上一躺,竟然死了! 

        孫某夫婦哀痛不已,請鄰居鄭三幫忙,安葬女兒。為啥要請鄭三幫忙呢?因為鄭三“以送喪為業,世所謂‘仵作行’者也”——鄭三的職業就是幫人操辦白事,當時這個行當叫做“仵作行”。 

        孫某夫婦對鄭三說:“小口死,勿停喪,即日穴壁山瘞[yì]之?!蹦贻p人暴亡,棺材不能擱家里停放,也不能經過大門口,麻煩您在我們家墻壁上打個洞,把我閨女抬到墓地里安葬了吧。于是,鄭三遵照吩咐,在墻上打了個洞,買棺入殮,與同行一塊兒抬出棺材,抬到了墓地里。 

        在入殮的時候,鄭三剛巧看見孫家姑娘左手腕戴著一只鐲子,就是前面說過的那個富人張某當做訂婚信物送給她的那只玉鐲子。鄭三見財起意,起了不良之心。當天晚上,他獨自一人來到墓地,刨出棺材,起出釘子,打開棺蓋,去摘那只鐲子。鐲子還沒摘下來,“尸體”突然坐起來,把鄭三嚇了一大跳。因為孫姑娘根本就沒死,當時只是氣得昏倒,如今又蘇醒了。 

        鄭三欺騙孫姑娘:“汝之父母怒汝不肯嫁而念張氏,辱其門戶,使我生埋汝于此。我實不忍,乃私發棺,而汝果生?!蹦阋恍闹幌爰藿o張某,不肯別嫁,把你父母惹惱了。他們讓我將你活埋,我實在不忍心,所以偷偷過來救你。 

        孫姑娘信以為真。為了報答鄭三,與其結為夫婦。鄭三帶著她,搬到開封城外去住,她從此就與父母斷絕關系,既不去看望他們,也不讓他們知道自己還活著。 

        直到宋徽宗崇寧元年,也就是公元1102年,皇宮里一位太妃去世,靈柩運往鞏義皇陵,開封的仵作都要去鞏義幫忙,鄭三也跟著去了。鄭三走后,孫家姑娘租了一輛馬車,進了開封城,直接奔向張某府邸。張某見到她,大驚失色:“你你你,你不是死了嗎?”她啪啪打了張某兩耳光:“你許婚于我,卻不守諾言,今天我要抓你報官!”張某拼命掙扎、推搡。孫姑娘一下被推倒,后腦先著地,七竅流出血來,這回徹底死了。 

        趕馬車的車夫唯恐受到牽連,去報告鄭三的母親。鄭三母親認為是張某把兒媳打死了,又去開封府告狀。開封府官員命令衙役出動,將張某、孫某以及還在鞏義皇陵幫忙的鄭三都拘押起來。案情很快查明,判決結果是這樣的:鄭三私自挖墓開棺,試圖盜取鐲子,犯的是盜墓罪,充軍發配;張某推倒孫家姑娘,使其倒地身亡,犯的是過失殺人罪,處以絞刑。 

        這個故事出自南宋初年的《清尊錄》,作者叫廉布。廉布生在北宋,死在南宋,是宋哲宗時期的進士、宋徽宗時期的太學官員、宋高宗時期的武學官員,早年在開封生活,熟知開封的社會習俗。比如說,某些財主發善心,貸款只收一半利息;未婚先喪的年輕人不能在家停靈,棺材也不能經過大門,必須從墻上開洞送出去。這些都是廉布講述的北宋開封習俗,在其他文獻里是看不到的。 

        您肯定還注意到了故事里提到的另外一項風俗:平民百姓辦喪事,會請仵作上門幫忙,就連皇家死了人,都會請仵作過去。這項風俗說明,北宋開封的仵作并不像我們在古裝電視劇里看到的仵作那樣,專門負責在命案中檢驗尸體,他們更像是職業化的送葬人,主要負責買棺、入殮、抬棺、安葬。我認為,至少在北宋開封,仵作并非法醫,而是殯葬師。 

        我這個理解對嗎?這就需要您聽聽別的故事,然后再下結論了。具體是什么故事?咱們下回再說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薇薇
        被债主玩弄人妻电影
          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