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1. 首頁 > 文旅 > 品讀開封 > 正文
        宋代詩文中的國槐
        一棵樹,冠以國字號,成為開封的法定市樹,它就是國槐。這個根植于華夏大地、歷史悠久的原生樹種,而今在為開封帶來綠蔭和清香的同時,又成為這座城市一個珍貴的文化符號。所以媒體在報道這一消息時,親切地稱它為開封的“祖母綠”。 在我國,國槐自古以來就不僅僅是一種植物意義上的樹種,它更是一株枝繁葉茂的文化大樹,在它身上承載著我們獨特而厚重的文化記憶。
        宋代詩文中的國槐
        來源:汴梁晚報 作者:凌寒 發布時間:2022-08-01 08:20:56

        一棵樹,冠以國字號,成為開封的法定市樹,它就是國槐。這個根植于華夏大地、歷史悠久的原生樹種,而今在為開封帶來綠蔭和清香的同時,又成為這座城市一個珍貴的文化符號。所以媒體在報道這一消息時,親切地稱它為開封的“祖母綠”。

        在我國,國槐自古以來就不僅僅是一種植物意義上的樹種,它更是一株枝繁葉茂的文化大樹,在它身上承載著我們獨特而厚重的文化記憶。閱讀宋代詩文不難發現,宋代國槐文化十分豐富,國槐也是北宋都城東京綠化的重要樹種之一。作為宋都的開封,將國槐定為市樹,傳承歷史、造福當代,可謂合情合理、可喜可賀。 

        東京城里的綠化樹種 

        經過五代時期的軍閥混戰,東京城及其四周植被破壞嚴重,風沙肆虐,對此梅堯臣有“大梁塵土蔽天高”、王安石有“風吹沙度滿城黃”等詩句,羅大經《鶴林玉露》中也有“本朝都大梁,地勢平曠,每風起,則塵沙撲面”的記載。所以北宋定都東京后面臨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治理風沙,改善京師生態環境。為此,朝廷大力開展綠化活動,樹種除了榆、柳外,還有大量的國槐。這在北宋詩文中多有體現。 

        李長民的《廣汴都賦》中有“覽夫康衢,則四通五達,連騎方軌。青槐夏蔭”的記述。東京城大道四通八達,盛大的車馬隨從隊伍可以在大道上并行。夏日里國槐枝繁葉茂、樹蔭蔽日,連白天都感到天色陰暗??梢姰敃r的東京城大道兩旁,不僅國槐種植很多,而且長勢喜人,綠化效果極好。這令人想起唐代詩人鄭世翼的“青槐夾馳道”和王維的“槐色陰清晝”等詩句,因為大唐長安城里也是廣植國槐。唐宋兩都均植國槐,這不能不令人感到有趣??梢钥隙ǖ氖?,這絕不是巧合般的“撞臉”,其中一定有國槐文化的意蘊。 

        因此在北宋詩歌中,有許多人寫到都城的國槐。宋祁有詩“郁蔥佳氣護天臺,銜尾茸題隘路槐”“夾道宮槐鼠耳長,碧檐千步對飛廊”。梅堯臣退朝回來忽見槐花,寫道:“六月御溝馳道間,青槐花上夏云山?!睔W陽修在景靈宮奉迎仁宗,留下“行殿峨峨出綠槐,琳房芝闕聳崔嵬”的詩句。蘇頌從駕景靈宮,作有“城中三水河通漢,庭下千官棘映槐”的詩句。韓維走在槐陰下,也留下了詩句“高槐左右覆朱梐,綠陰翠氣相蒙遮”。王安石在宮廷值班時也有詩曰:“翠木交陰覆兩檐,夜天如水碧湉湉?!痹娋潆m然沒有明說“翠木”即國槐,但可以大膽猜測其中少不了國槐。靖康之難后,李復在詩作中回憶道:“當年夾路綠參差,曾擁金輿拂羽旗?!睂懙倪€是國槐。 

        蘇軾的詩歌也多次寫到國槐,在和曾開的詩句中,他干脆就稱東京城的大街為槐街:“槐街綠暗雨初勻,瑞霧香風滿后塵?!惫P者此時突發奇想:如果今天的開封,哪天新開了一條大街,是否可命名為“國槐大街”或“槐蔭大道”?當然,大街兩旁的行道樹一定得是國槐。 

        梅堯臣也有一首寫宮槐的詩歌:“漢家宮殿蔭長槐,嫩色蔥蔥不染埃。天仗龍旗穿影去,鉤陳豹尾拂枝來。青蟲掛后蜂銜子,素月生時桂并栽。我意方同杜工部,冷淘唯喜葉新開?!北彼螌m殿里國槐成蔭,郁郁蔥蔥,天子的車駕在槐影中穿過,皇家儀仗也掠過槐枝走來。青蟲掛過槐葉后,蜂類的昆蟲又銜住了果實。皎潔的月亮升起來了,國槐與桂樹一并生長,相互媲美。好一個清涼芬芳的夜晚,此時作者忽然想到,要是能像杜甫一樣吃上一碗鮮嫩的槐葉拌涼面該有多好。 

        政治文化意義上的國槐 

        翻開《古文觀止》,就會讀到蘇軾的《三槐堂銘》。文章記述了北宋的一段佳話:曾任兵部侍郎的王祐(一說是王祜,死后封晉國公)舉家落戶開封后,在自家庭院中親手栽下三株國槐,并說“吾子孫必有為三公者” 。果然他的子孫很多人都有了出息,兒子王旦(死后封魏國公)還做了真宗朝宰相。王旦之后,三槐王氏人才濟濟、名人輩出。 

        神宗元豐二年(1079年),蘇軾應王祐之孫王鞏之請,作《三槐堂銘》,記敘王祐手植三槐的經過和期待以及他的子孫多有仁德賢能的事實。文章盛贊說“魏公之業,與槐俱萌;封植之勤,必世乃成”“王城之東,晉公所廬,郁郁三槐,惟德之符。嗚呼休哉”。魏國公的功德與槐樹一起萌發生長;栽植培養多么辛勤,一定經過一代人才能成長起來。京城之東是晉國公府第,郁郁蔥蔥的三棵槐樹象征著晉國公一家的賢德。多么美好??! 

        王祐期待兒孫有出息,為何在自己家中種下槐樹,而且不多不少是三棵?原來早在周代,朝廷里就種植有三槐、九棘,以定三公九卿之位,“三槐”就是三公的朝位,三公朝見天子就立于三槐之下,所以“三槐”便成為三公的代稱,槐樹自此被視為身居宰輔之位的象征,獲得了無比尊貴的政治地位。與“槐”組成的詞語,如槐宸、槐掖(均指宮殿或宮廷)、槐卿(指三公九卿)、槐鼎、槐位(均指三公或三公之位)、槐岳(指朝廷高官)、槐蟬(指高官顯貴)、槐望(指有聲望的公卿)、槐第(指三公宅第)等,莫不具有政治意義。說到這里,也就明白了王祐手植三槐的用意了,也不難理解唐宋都城為何大量種植國槐了。 

        政治文化意義上的國槐在宋代詩歌中也有體現。沈括在《夢溪筆談》中記載一個故事,說北宋學士院第三廳學士閣前有一棵巨槐,因此閣子就被稱為槐廳。過去傳說住在閣子里的人很多都當上了宰相,所以學士們都爭著住在這里,甚至有搬開別人行李強占槐廳的行為。故事聽起來十分離譜,但國槐的政治文化意義卻相當強大。一棵槐樹簡直成了天上的文曲星,所以士子們忙于應試的季節就稱槐黃,赴考就稱踏槐。對此范成大詩曰:“槐黃燈火困豪英,此去書窗得此生?!碧K軾有詩句“厭伴老儒烹瓠葉,強隨舉子踏槐花”。楊萬里也寫道:“陰作官街綠,花開舉子黃。公家有三樹,猶帶鳳池香?!?nbsp;

        北宋太學博士朱長文勤奮好學、重視教育,在詩作《公堂槐》中寫道:“五紀栽培后,三春長育中。靈根蟠故國,密葉蔭儒宮?;寂c般斤遠,歌宜魯藻同。先儒垂意厚,期此出三公?!痹娮饕試奔脑?,期待太學能培養出三公人才。 

        國槐意象所表達的情感 

        國槐的生命力很強,在我國被廣泛種植,一旦扎下根來就蓬勃生長、枝繁葉茂,槐蔭清涼、槐花清香,所以無論植于庭院還是街道都令人喜愛,因此自然成為詩人筆下一個生動的意象。宋代就有很多詩歌寫到國槐。 

        蘇軾有一首寫槐的絕句:“采擷殊未厭,忽然已成陰。蟬鳴看不見,鶴立赴還深?!碧K軾是個吃貨,他一次次采槐葉吃,還沒有厭倦,轉眼槐樹就長出了綠蔭;樹上的鳴蟬就是看不見,警惕性很高的鶴鳥更是立在枝葉深處。蘇軾把夏日里茂盛的國槐寫得生動而有趣。 

        張耒初見槐葉新出,寫道:“東皇無處著繁華,亦復分張到我家。他日老蒼悲敗蘗,今晨嫩綠出新芽?!贝禾靵砹?,無處不在的繁華也散布到我的家里,往日還在為蒼老的槐枝而悲傷,誰知今天一早就長出了嫩綠的新芽。作者寫此詩時已經年老,看到槐芽新出,心里當然十分欣喜。 

        范成大在他的四季田園詩中寫到夏日的國槐?;睒鋭倓傞L出勻稱的葉子,就讓人感到涼快了,因為青翠的槐葉遮住了炎炎夏日。曾經的三公們只能立于三槐下等候拜見天子,而已經退出朝堂的我正站在陰涼的北窗前。詩歌運用對比手法,抒發了作者閑居時的恬淡心情,筆調十分清新。詩曰:“槐葉初勻日氣涼,蔥蔥鼠耳翠成雙。三公只得三株看,閑客清陰滿北窗?!?nbsp;

        裘萬頃有一首寫古槐的詩作:“密葉繁陰畫不成,卷簾雙眼為渠明。人間炎熱無來處,贏得軒窗分外清?!贝扒暗墓呕睒淙~茂密、綠蔭濃郁,這美好的景致是畫也畫不出來的。卷起窗簾,雙眼都為它明亮起來。人間的炎熱再也來不到這里了,因為古槐帶來了窗前格外的清涼。他的另一首寫槐花的詩作,這樣表達對槐花的喜愛:“日出柴門尚懶開,綠陰多處且徘徊?;被M地無人掃,半在墻根印紫苔?!碧柍鰜砹?,但詩人還懶得打開柴門,因為他正在綠蔭下徘徊。是什么留住了他的腳步?原來是滿地沒有掃除的槐花。正因為沒人打掃,看那墻根處吧,被風吹跑的槐花有一半都沒入雜草中了。 

        李洪有一首詩寫槐蔭下的夢境和心境,頗有禪意。庭院前槐樹綠蔭濃濃,心靜下來,一整天都能聽到秋蟬鳴叫。此時躺在涼涼的席子上睡上一覺,連夢境都是清凈的,什么俗物也打擾不了他的一片禪心。詩曰:“庭前槐樹綠陰陰,靜聽玄蟬盡日吟。枕簟虛涼清夢境,了無俗物動禪心?!?nbsp;

        因為人們喜歡將國槐栽于庭院中,因此國槐常常引發思鄉思親之情。北宋失國,陳與義避難來到鄧州。這一天,他漫步董氏園亭,看到新綠勃發的國槐,客居異鄉的他心中依然無法平靜。他移來一張小床放在西窗下,靠近窗外叢生的竹篁,聽春雨瀟瀟。這雨聲中飽含多少對故土親人的懷念,又有多少難以言盡的悲苦?槐樹的新綠沒有給逃難的詩人帶來半點喜悅。詩曰:“槐樹層層新綠生,客懷依舊不能平。自移一榻西窗下,要近叢篁聽雨聲?!?nbsp;

        愛國詩人文天祥被俘后于北上途中,住宿在汶陽新橋驛。這里黃沙密布、野草茫茫,此時的作者,家國之痛悲哀千古,但依然要做一個慷慨天下的男兒。秋雨凄凄,天色昏暗,一棵孤獨的老槐樹上秋雨流滴不止,仿佛是詩人流不盡的淚水。詩曰:“去歲營船隩,今朝館汶陽。??丈衬?,河廣草茫茫。家國哀千古,男兒慨四方。老槐秋雨暗,孤影照淋浪?!?/p>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薇薇
        被债主玩弄人妻电影
          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