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1. 首頁 > 文旅 > 品讀開封 > 正文
        狄青的悲劇
        ?宋朝開國初始,為了發展經濟、鞏固統治,曾大量起用人才,但受“崇文抑武”國策的影響,朝廷又嚴防武將專權。
        狄青的悲劇
        來源:汴梁晚報 作者:張兆新 發布時間:2022-07-25 08:23:16

        宋朝開國初始,為了發展經濟、鞏固統治,曾大量起用人才,但受“崇文抑武”國策的影響,朝廷又嚴防武將專權。到了北宋中期,武將更受猜忌和輕視,在此背景下,樞密使狄青雖忠心耿耿、戰功赫赫,但仍落得個被罷官和驅逐京師的結局。

        沙場鏖戰步步升遷

        狄青原籍山西汾陽,出生于一貧苦農家,16歲時,狄青的哥哥與鄉鄰發生矛盾,將人打傷,狄青自愿代哥哥受罪,被關押在開封府大牢,出獄后,就在開封當兵,先是喂馬,后被調到保衛京師的拱圣營。由罪犯而成軍卒,雖地位變化不大,但對狄青的前程而言卻很重要。狄青善騎射、武藝好,且又作戰勇敢,不久便被提拔為軍官,從此開始了其為國效忠、南征北戰的軍事生涯。狄青得到逐步升遷,成為北宋時期的統兵大將。

        宋仁宗寶元元年(1038年),西夏元昊大舉進攻宋朝,元昊大軍驍勇善戰,接連取得勝利,而宋軍則是全線崩潰、損失慘重。然而,就是在這樣的形勢下,4年中,狄青先后參加了25場大大小小的戰斗,身中流矢八次之多,破金湯城(陜西省志丹縣),攻掠宥州(內蒙古鄂托克前旗),并燒毀敵軍大批糧草,抓獲俘虜5000多人。此外,在狄青的謀劃和指揮下,筑造了招安、豐林、新寨、大郎等堡寨。這些要塞皆“扼敵要害”。史書記載狄青作戰時常披頭散發,佩戴銅面具,所向披靡,令敵軍聞風喪膽。

        康定元年(1040年),狄青任延州指揮使,而此時范仲淹奉旨巡撫陜西,狄青求見,與范仲淹徹夜長談。范仲淹對狄青十分器重賞識,諄諄告誡狄青,作為武將,不但要勇敢,更要有智謀,要多讀書、曉兵法。狄青感激范仲淹的知遇之恩,從此如饑似渴地手不釋卷,鉆研兵法,終于成為北宋時期的一代良將。

        涇原乃陜西邊防要地,狄青率軍守衛涇原時,“賊懼青而不敢犯”。據沈括《夢溪筆談》記載:一次,狄青在涇原與西夏軍作戰,大敗西夏軍后追擊數里,發現西夏軍突然擁擠停滯在一處,士卒們都想奮然出擊,狄青卻不許,敵軍因此逃走。狄青派人去察看,發現前面是一個深淵,眾人后悔未能追擊敵軍。狄青卻認為,我軍已獲大勝,但萬一中了詭計,就生死難料,后果不堪設想。沈括評價狄青:“青之用兵,主勝而已。不求奇功,故未嘗大敗。計功最多,卒為名將。譬如弈棋,已勝敵可止矣,然猶攻擊不已,往往大敗。此青之所戒也,臨利而能戒,乃青之過人處也?!?/p>

        元昊戰敗稱臣,狄青又累遷步軍、馬軍副都指揮使、領彰化軍節度使,知延州?;实v四年(1052年),狄青官拜樞密副使。當年,南方少數民族首領儂智高謀反,率兵進攻廣西,狄青奉朝廷之命率軍平叛,而此時正是宋軍因接連大敗而士氣低落之時,狄青認為“令之不奇,兵所以敗”,下令將不聽號令的陳曙及其部下軍官士兵二十多人一齊斬殺,以肅軍紀。在率兵南下途中,狄青嚴明軍紀,規定士兵必須保持隊列整齊,并不得踩踏農田,嚴禁騷擾百姓,違者嚴懲不貸。更為重要的是,他十分愛惜士兵,每到一州,即令士兵休息兩日。

        在同叛軍交戰中,狄青又一次展現了其卓越的軍事才能。他在上元節時張燈結彩宴請將士,佯裝按兵不動以迷惑敵軍,乘著叛軍首領儂智高放松戒備,狄青稱疾退席,連夜率輕騎潛出,輕而易舉破了昆侖關天險。在歸仁鋪大戰中,前軍將領孫節戰死,賈逵此時在山前候令,見軍情危急,未及號令到便挺身而出,率兵沖鋒,大敗儂智高。戰后,賈逵向狄青請罪,狄青撫其背言:“違令而勝,權也,何罪之有?!笨梢姷仪嘀诬娛庆`活機動、賞罰分明的。

        狄青深謀遠慮,具有非凡的戰略遠見,當時交趾(今越南北部)欲調兵兩萬幫宋朝打儂智高,宋仁宗正考慮準備接受,狄青卻上奏表示堅決反對,認為借外兵除內患對宋朝不利,況且蠻夷貪婪忘義,恐“引狼入室”。

        狄青率軍打敗儂智高,在當時是件轟動朝野的大事,狄青凱歌還朝,百官稱賀,朝廷論功行賞,狄青被加官為樞密使。北宋時期的樞密院為全國軍事的最高權力機構,樞密院與中書門下對掌文武二柄,號稱“二府”,全權處理軍國要政。然而,正是這樣一位身經百戰、屢建奇勛的宿將,在其任職樞密院之日,正是他走向不幸之時。

        命運不濟 抑郁而終

        那么,為什么一貫忠于朝廷的狄青位在樞密使,反而會飛來橫禍,被逐出京師呢?是他犯了錯誤嗎?不是,狄青做樞密使四年,并沒有過錯。是他年邁體衰,力不能任嗎?也不是,他還正值40多歲的壯年呢!是他不忠于朝廷嗎?更不是。原因就在于他是武人。趙宋開國以后,鑒于五代時期軍事將領爭權奪利、割據混戰的歷史教訓,朝廷歷來奉行“崇文抑武”的國策,士大夫們“以掌天下為己任”,形成了皇帝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局面。而此時,一個武將竟掌握著國家命脈,這不僅違背了趙宋分離統兵權與調兵權的制度設計,也觸犯了宋太祖、宋太宗兩朝以來形成的“崇文抑武”的祖宗之法。那些恪守祖宗之法的文人士大夫對狄青此任表現出強烈的不滿。其實,早在狄青出征儂智高前,朝中就有人主張不能讓狄青單獨帶兵,怕他“尾大不掉”。幸而有宰相龐籍的堅持,宋仁宗才下定決心。然而,等到狄青班師回朝,龐籍又極力反對狄青做樞密使,理由是自開國以來還沒有武將擔任過樞密使,這個頭不能開。龐籍此話也不假,北宋武將做樞密使的,僅有兩人,其中之一就是狄青。但這正是宋朝軍政制度的弊端。試想,掌握軍機要務的樞密使之職,不能由作戰有功、戰斗經驗豐富的武將擔任,而由文臣擔任,那么宋朝的對內對外戰爭能打勝嗎?所以,參知政事梁適問道:“文彥博出征貝州而勝,回朝當了宰相,而狄青討平廣南兩路,為什么不能當樞密使呢?”龐籍回答:“文臣為相,出入無常;武臣為樞密使,無大過不能換?!饼嫾怨倘徊荒芊?,但恰恰說明了一個道理,朝廷是怕武將做樞密使,掌握了軍權,久而久之會威脅到朝廷。梁適對宋仁宗說:“狄青功大而賞薄,以后誰還愿為皇上效力呢?”宋仁宗這才任命狄青為樞密使。

        武將狄青做了樞密使,成為京師的大新聞。宋軍將士及普通百姓為此喜形于色、奔走相告,并能以一見狄青為榮,致使狄青“每出入,小民輒聚觀,至相與推誦其拳勇,至壅馬足不得行”。但是,當時朝中的眾多文臣卻不以為然,竟群起而攻之,有的說狄青深孚眾望且又軍權在握,恐有重演“陳橋兵變,黃袍加身”的可能;有人說狄青家有怪光異火,是要謀反的征兆;有人說狄青曾帶劍私闖金殿,目無朝綱,不把皇帝放在眼里。暴風雨向狄青襲來,使他如同芒刺在背,坐立不安……

        狄青的這種有苦難言、進退兩難的處境被歐陽修體察到了,歐陽修為此向朝廷上過《論狄青》的札子,其中說道:“臣竊見樞密使狄青,出自行伍,號為武勇,自用兵陜右,已著名聲,及捕賊廣西,又薄立勞效。自其初掌機密,進列大臣,當時言事者已為不便。今三四年間,雖未見其顯過,然而不幸有得軍情之名。推其所因,蓋由軍士本是小人,面有黥文,樂其同類,見其進用,自言我輩之內出得此人,既以為榮,遂相悅慕。加之青之事藝實過于人,比其輩流又粗有見識,是以軍士心共服其材能?!比欢钊诉z憾的是,歐陽修并沒有為狄青伸冤,他同樣以世俗的觀念責難道:“青本武人,不知進退?!苯ㄗh“為青計者,宜自退避事權,以止浮議”。文彥博則公然主張將狄青罷職,逐出京師。狄青萬般無奈,只得求見宋仁宗說:“臣無功而受兩鎮節麾,無罪而出典外藩,是不公平的?!辈⑵蛲首诿鞑烨锖?,為自己做主。宋仁宗也動了惻隱之心,將狄青之言告訴文彥博,說:“狄青乃忠臣?!蔽膹┎┨嵝讶首冢骸疤尕M非周世宗忠臣?”宋仁宗又猶豫了,是啊,誰能保證狄青不會效法宋太祖,代自己而立呢。

        不久,圣旨下,狄青被免除樞密使職務,外放陳州,任通判。行前,狄青含淚對前來送行的人說:“青此行必死?!辈怀霭肽?,憂憤交加的狄青因嘴生毒瘡,不治而亡,年僅49歲。

        明代思想家王夫之在《宋論》中說狄青之所以“顛倒于廷臣之筆舌”,是由于皇帝“忌大臣之特權”“以圖固天位耳”。這一論述可謂一針見血、切中時弊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薇薇
        被债主玩弄人妻电影
          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