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1. 首頁 > 文旅 > 品讀開封 > 正文
        賈魯治河與賈魯河(下)
        “賈魯治黃河,恩多怨亦多。百年千載后,恩在怨消磨?!焙笕藢懙倪@首詠賈魯治河詩,對賈魯領導這次堵口治河作出了比較恰當的評價。
        賈魯治河與賈魯河(下)
        來源:汴梁晚報 作者:書友 發布時間:2022-07-18 09:01:47

        “賈魯治黃河,恩多怨亦多。百年千載后,恩在怨消磨?!焙笕藢懙倪@首詠賈魯治河詩,對賈魯領導這次堵口治河作出了比較恰當的評價。

        賈魯治河功過是非

        賈魯治河,功在當代、利在千秋,為何會“怨也多”呢?原來,在賈魯治河之前,元朝統治的暴政已與黃河連年洪水泛濫、瘟疫流行一起使黃淮平原一帶民不聊生,一場對于異族統治的激烈反抗正在悄悄醞釀。

        元末官僚驕奢淫逸,大肆揮霍浪費,弄得國庫虛竭,財政極度困難,民眾的徭役負擔過重,導致民怨沸騰。 

        今天的河南蘭考東北處,古代叫作黃陵崗,是黃河大沖積扇的第二個頂點,歷來險工遍布,黃河經常在此決口。就在賈魯治河剛開始不久,人們突然在工地上挖出一個石雕像,雕像背部刻有“石人一只眼,挑動黃河天下反”(《元史·河渠志》)。這是廣泛流傳于河南、安徽等地的一句童謠??吹绞藨?,工地上的民夫頓時驚恐起來,感到天下要變了。 

        這個石雕像當然不是“天生”的,而是白蓮教潁州教主劉福通派人預埋在黃河河床里的。這劉福通可不是一般人物,他出生于巨富之家,性格豪爽,是當地一位可以呼風喚雨的人物??墒沁@位巨富之子為什么要“挑動黃河天下反”呢? 

        原來當地河官在潁州假公濟私,以治河名義要征收劉公子家的花園,并趁機勒索,對元朝統治一向不滿的劉福通誓死不從。此事被通報上去,賈魯大怒,下令“拆劉宅,改河道”。這一拆一改,逼劉福通徹底走上了反元之路,于是出現了治河民工在黃河里挖出刻字石雕像的驚魂一幕。 

        宰相脫脫和工部尚書賈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,治河工程的啟動正式拉開了元朝滅亡的大幕。 

        自元至正四年(1344年)黃河大決口至元朝滅亡,僅22年。 

        對于賈魯治河,歷史上褒貶不一。持否定態度的人,借“石人一只眼,挑動黃河天下反”,將賈魯治河與元末農民起義聯系在一起,把賈魯治河比作用悶死孩兒的辦法來止其啼哭,“止之即止,然啼止即斃”。 

        清初胡渭雖然贊賞賈魯“巧慧絕倫,奏功神速前所未有”,但又責備賈魯一味地保護惠通河而放任黃河亂淮。他痛惜賈魯生逢亂世,認為賈魯若生于漢武帝或漢明帝時代,必然能復禹河故跡,并大大超過王景的功業。他認為賈魯治河實為“功成而亂作”。 

        清朝康熙年間河道總督靳輔認為賈魯治河犯有三忌:治河無日無夜地勞役丁,民不堪其擾,是為一忌;正值秋水暴漲之時堵口合龍“不審天時”,是為二忌;春夏農耕時節,集十數萬軍民興役,“不念國家隱憂”,是為三忌。所以他認為:“犯三忌以成功,蓋以治河則有余,以之體國則不足?!?nbsp;

        持肯定論者以明代水利專家潘季馴為代表,他在《河防一覽》中說:“魯之治河,亦是修復故道,黃河自此不復北徙。天假此人,為我國家開創運道,完固風灑二陵風氣,豈偶然哉!” 

        從當時的情況看,賈魯治河興師動眾,既不考慮汛期,又不顧民工死活,一心急于求成,確實招致了不少民怨。但是,作為這次工程的主持者,《元史》評價他:“能竭其心思智計之巧,乘其精神膽氣之壯,不惜劬瘁,不畏譏評,以報君相知人之明?!庇衷疲骸白h者往往以謂天下之亂,皆由賈魯治河之役,勞民動眾之所致。殊不知元之所以亡者,實基于上下因循,狃于宴安之習,紀綱廢弛,風俗偷薄,其致亂之階,非一朝一夕之故?!边@個評論大抵是客觀的。 

        清人徐乾學在《治河說》中指出:“古人善治河者,莫如漢之賈讓,元之賈魯?!?nbsp;

        在風雨飄搖的元末,賈魯未能功成身退,甚至落了個病死軍中的下場,但他治理黃河給后世帶來的福祉卻一直為后代百姓念念不忘。 

        賈魯河的興衰與變遷 

        翻開歷史看賈魯河,它原是河南省一條重要的河流,說它重要,不僅因為它是水資源的因素,還因為它是一條歷史文化積淀深厚的河流。賈魯河發源于新密市五指山北麓,向東北流經鄭州市,至市區北郊折向東流,經中牟,瀕開封,過尉氏,后至周口市匯入沙潁河,最后流入淮河。它的支流也是一條比一條有名,有金水河、索須河、熊耳河、七里河、東風渠等。它與黃河有很深的淵源,卻并不連接,最終匯入沙潁河,成為淮河的二級支流。 

        賈魯河的“身世”很復雜、曲折多變。漢代它曾與蒗蕩渠、汴渠合流,唐、宋時名為蔡河。賈魯河上游索河、須河源流原屬濟水流域。唐代以后,濟水消失,淮河流域面積自然擴大。到了金、元時期因黃河南泛,四大漕渠相繼淤塞,開封變成了不通漕運的城市,東南漕運斷絕,京城糧食供應告急。元代為了溝通東南漕運,在汴河、蔡河河道上開通了一條新的運河,明代修整完善,就是賈魯河了。 

        賈魯河開通后曾經是連接黃河與淮河的水運通道,多次充當了黃河改道南流的黃河水道。1938年黃河花園口決口也是選擇了這條河道而入淮入海的。所以,賈魯河歷史上還有一個名字叫“小黃河”。 

        歷史上劉邦與項羽楚漢爭霸的故事家喻戶曉,“楚河漢界”的那條鴻溝也是耳熟能詳。那條鴻溝,源頭在黃河,流出黃河后不到10公里就與賈魯河合流了,所以古代的鴻溝與賈魯河是同一條河流。 

        賈魯河基本為西北—東南流向,整個流域位居中原腹地。北宋時期的開封一帶人口眾多、商業繁榮,朝廷為解決糧食供應和開封城生活用水問題,先后開鑿、疏浚了汴河、惠民河、金水河和廣濟四渠,這就是歷史上的四大漕渠。當時的惠民河是僅次于汴河的第二大運河,它主要運輸江淮地區所提供的糧食和其他物資,其航道進入淮河后,向南可直達長江下游地區。 

        賈魯河在北宋時期統稱惠民河。后因黃河決口必流經此河,故又稱“小黃河”,又因運輸江淮之糧,也稱“運糧河”。 

        賈魯在治理黃河水泛濫的同時,還疏通了惠民河故道,并開鑿了部分新河道,這其中就包括他從今天的新密鑿渠引水,流經鄭州城區,過中牟,折而向南至開封,后入古運河,直達周家口入淮河的賈魯河的流向。賈魯此舉不但平息了水患,也復興了開封一帶的漕運。 

        獲得新生的賈魯河水量充沛,可通舟楫。尤其是明清兩代,賈魯河水運暢通、舟楫相繼,商賈畢至,周家口和朱仙鎮就是借助這條河道迅速繁榮起來的。為紀念這位水利專家、治黃專家,百姓把重新疏通的河道改稱賈魯河,把他曾經居住過的地方定名為賈魯河村。 

        賈魯河水運與朱仙鎮的繁榮具有密切關系。朱仙鎮位于賈魯河航運要沖,下達周家口,由淮河通安徽、江浙;北與黃河聯系,故西北山產由此南輸,東南雜貨由此北運;更因接近省城開封,勢如省城外涉:陸運由驛道南下經尉氏、許州以達武漢,北上經開封、衛輝、彰德以達北京,所以為商旅必經、水陸交通會集之所。 

        明朝弘治年間,黃河再次決口,賈魯河被淤塞。明政府在治理黃河的同時,也對賈魯河進行了疏浚,并對河道兩岸進行了較大規模的修整。至此,賈魯河迎來了自北宋以來的第二個漕運黃金季,其繁盛局面一直持續到清朝中葉。 

        賈魯河的疏浚不僅使該河兩岸的水澇災害大幅度減少、漕運能力大幅度提升,也使北自朱仙鎮、南到周家口沿河兩岸的城市、集鎮快速繁榮發展起來。據說當時賈魯河上的朱仙鎮碼頭日泊船200艘以上。20世紀70年代,考古學家在尉氏縣十八里鎮賈魯河古河道中挖掘出相當重量的船錨,證明了當時賈魯河上曾行駛過載重量相當大的貨船。2001年,在開封縣(今祥符區)西姜寨鄉賈魯河古河道中,又發現了運送大量銅錢的沉船,進一步驗證了當年這里發達的漕運。 

        道光二十一年(1841年),黃河再一次泛濫決口,汴南淤沙無垠,賈魯河道大受填塞。雖經光緒十五年(1889年)、1915年修浚,終因兩岸淤沙太多導致水流逐漸縮小,乃至無法通航。 

        賈魯河究竟是不是賈魯所開,河南大學教授李長傅經過考證認為: 

        朱仙鎮發展與賈魯河開通有密切的關系,必須說明兩點:1.賈魯河非元臣賈魯所開的賈魯河。2.今賈魯河原名孫家渡河,不是元末開通,而是明末開通的。詳見他發表于《史學月刊》1964年第12期的論文《朱仙鎮歷史地理》,收入《汴梁識小》(李長傅著,河南大學出版社,2011年12月第1版)。 

        摘要如下,以饗讀者。 

        河是黃河專名,賈魯河系指賈魯所開之黃河而言。此河大約自河南之儀封、睢縣、考城、商丘、虞城、夏邑,山東之曹縣、單縣,至江蘇徐州而止(見傳澤洪《行水金鑒卷十七》),非今賈魯河。 

        今賈魯河,源出滎陽東南諸山,上源有索、金、須、鄭諸水合流于鄭州附近,東流經中牟縣北,又東南流經開封朱仙鎮,折南流經尉氏張市白潭,扶溝呂潭,又南與雙泊河合,又東南流至周家口合汝、潁二水為沙河,下達淮河。相當于古汴河、蔡河故道。其在鄭州、中牟境內的或名賈魯河,或名小黃河,在中牟而下的或名賈魯河,或名運糧河。 

        說今賈魯河為賈魯所開,是后人附會。清《一統志》說得很明白:“賈魯所開河在儀封縣黃陵崗,故道堙沒。今所云賈魯河,即宋時之蔡河故道?!?nbsp;

        今賈魯河非元賈魯所開之黃河,本名孫家渡河,為明劉大夏所開。初明正統十三年(1448年)河決滎澤孫家渡口,漫流祥符、尉氏、扶溝、通許、洧川、臨潁、郾城、商水、太康、項城諸縣,至壽州入淮。弘治七年(1494年)劉大夏浚孫家渡口,別鑿新河七十余里,導水南行,經中牟、朱仙鎮下至項城、南頓入潁,以殺黃河水勢,并資通運,這就是今賈魯河。因為和賈魯河同是黃河故道,因此相混。 

        可以推定,遲至明末,賈魯河已完全開通,經常通航,促進了朱仙鎮的發展。(下)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薇薇
        被债主玩弄人妻电影
          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