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1. 首頁 > 文旅 > 百姓茶坊 > 正文
        【網絡中國節·元宵】亮在心里的紙燈籠
        ?“燈籠會,燈籠會,燈籠滅了回家睡”。最近幾天,我的腦子里一直縈繞著這首童謠。哦,原來是元宵節就要到了。
        【網絡中國節·元宵】亮在心里的紙燈籠
        來源:開封網-開封日報 作者:馬萬里 發布時間:2022-02-17 09:12:57

        “燈籠會,燈籠會,燈籠滅了回家睡”。最近幾天,我的腦子里一直縈繞著這首童謠。哦,原來是元宵節就要到了。

        一想起童謠,時光就會倒流,記憶就會把我帶回到從前。 

        那是20世紀60年代末期的事兒了。正月十五下午,我纏著父親為我糊燈籠,父親拿著幾根細竹篾,先扎個燈籠框架,在里邊安個底座。家里窮沒錢買彩紙,父親就把姐姐的作業本扯下幾張,糊個紙燈籠,他還會在上面畫幾朵梅花作點綴,然后串個線繩,這樣我就有了紙燈籠。 

        暮色降臨,我最先點了燈籠,那時舅舅和我們住在一個院里,我先打著燈籠去找他,嘴里念念有詞:打燈籠,找舅舅,舅舅躲在門后頭。舅舅聽了也不惱,拍拍我的后腦勺說,乖,等舅舅有錢了,就給你買世界上最漂亮的紙燈籠! 

        然后,我就走出家門,一盞燈籠亮了會引來無數盞燈籠,像星星之火。我們各自掂著自家做的紙燈籠,那粉紅的蠟燭一亮,燈籠就成粉紅色的,點紅蠟燭的,當然就成紅色的嘍! 

        即便是這樣的燈籠,我們也格外珍惜。依次走遍每家門口,曬曬各式各樣的紙燈籠,有時為了炫耀,我們還會爬上家門口的鐵道上,亮在高處的燈籠像一組流動的火焰,更像天上的燈盞。我們成群結隊,我們心懷歡喜,我們小心翼翼地走著,有時一陣風吹來,蠟燭的火焰就歪歪斜斜,我們趕緊用手遮著風,不一會兒蠟燭還是滅了,有的回家重新點燃再次歸隊,有的蠟燭翻倒后會把燈籠燒著了,那一個孩子就會一臉沮喪,蔫蔫地回家了。 

        我們這支隊伍走了一圈又一圈,這時突然擠過來幾個調皮搗蛋的男孩兒,燈籠就會被碰翻,隨即噗的一聲著了,燈籠沒了。他們會笑著喊:燈籠會,燈籠會,燈籠滅了回家睡。我們會不依不饒地追著跑著讓他們賠,有的女孩會急哭了。最終沒燒壞的,我們的蠟燭也燃盡了,我們就高興地回家睡覺,那晚的夢是明亮的、快樂的、溫暖的。 

        父親給我扎的紙燈籠一年比一年好看,就像花朵一樣年年綻放。那樣的紙燈籠一直在我心里亮堂著,無關年月。 

        有了孩子后,最先我也給他糊紙燈籠,后來給他買紙燈籠,去猜謎語贏燈籠,讓他掂著玩。那時化工一廠家屬院有一個大院,那里的孩子也不少,總有好伙伴來家里喊他出去打燈籠。當然舅舅們也會在正月十五晚上給他送燈籠,每年一個,幾個舅舅按順序送,一年又一年——外甥打燈籠照舅。 

        兒子的記憶是:燈籠會,燈籠會,小孩不來我吹了。之后便是電燈籠——永遠燒不破的燈籠,按年景一年一個屬相的電燈籠掛滿了兒子的小屋,那種喜慶永遠在他心里。 

        如今我的寶貝孫子鍋巴已經兩歲多了,前幾天我領他去森林公園看燈展,一走到鵝燈跟前,他竟然脫口而出:“鵝鵝鵝,曲項向天歌。白毛浮綠水,紅掌撥清波?!比の栋蝗?。 

        今年我要學著給他糊一個紙燈籠,插粉蠟燭,讓他掂著去找小伙伴玩,也喊著:燈籠會,燈籠會,燈籠滅了回家睡。該有多好! 

        “玉漏銀壺且莫催,鐵關金鎖徹明開。誰家見月能閑坐?何處聞燈不看來?”這是崔液的《上元夜》。這古詩寫得多么好,元宵節馬上又到了,我的紙燈籠又該亮了,元宵團圓夜,萬家燈火時。那種明亮的、快樂的、溫暖的親情之燈永遠照耀著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薇薇
        被债主玩弄人妻电影
          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