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  1. 首頁 > 文旅 > 百姓茶坊 > 正文
        又見黃河
        ?又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周日。女兒驅車帶我們老兩口去看黃河,這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
        又見黃河
        來源:開封網-汴梁晚報 作者:劉泉生 發布時間:2021-12-20 09:10:54

        又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周日。女兒驅車帶我們老兩口去看黃河,這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

        好久不見,河的堤壩加寬了,原先平整的路面上有許多縱橫交錯的車轍印,防汛所需的片石方也不見了。問及一位釣魚的老先生,他說:“汛期水位上漲,起碼有兩米多,那些備用的片石全用上了?!蹦軌虬踩欢妊?,這是國之大幸、民之大幸,怎不叫人喜笑顏開。我當時那歡愉的模樣,恰恰被女兒抓拍到。于是,家庭相冊里又多了一張黃河岸邊的紀念照。

        女兒是個有心人,她在幾幅照片上寫道:“老爸說好久沒看黃河了,路上跟我聊起來他小時候跟同學坐汽馬車去黃河灘玩耍的趣事……”

        先說汽馬車,這是一種用汽車輪子改裝的馬車,在當年就是最先進、最便捷的交通工具,相當于今天的公交車。我和同學去黃河沿兒玩大都坐汽馬車,它就像敞篷汽車,可以隨時游覽沿途風景。只不過它沒有喇叭,馬車前頭掛有鈴鐺,聽到這響聲,路上的小車和行人紛紛讓路,當年在馬路上跑得最快的就是汽馬車。何況票價也不貴,從北關到黃河沿兒8分錢一張票,相當于寄一封平信的價錢。所幸我班的老同學劉炳鑄家里是開汽馬車行的。節假日買不上票的時候,他就會央求爹爹派一輛專車送我們到黃河沿兒。一路上我們唱著《解放區的天》《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》,抒發那歡快的心情。大堤內那一片沙灘就是我們的游樂場。我們在沙灘上瘋跑,一會工夫,那硬邦邦的沙灘就變成了“橡皮灘”,走在上面就像踩在“席夢絲”上。跑累了就躺在沙灘上享受日光浴。喜歡沙雕的同學就在沙灘上建“樓房”,追尋那“樓上樓下、電燈電話”的小康夢……在生活的困頓中,黃河沿兒留下我們青春歡樂的足跡。 

        而我和黃河的親密接觸是在1952年。那一年我結識了黃河渡口的一位船夫名叫李汩。當年,洶涌澎湃的黃河讓人望而生畏??墒?,熟悉黃河水性的李汩卻在河面上鉆浪、坐浪、馭浪,從而在水上漂流。我驚嘆他這“獨門絕技”,遂拜他為師。初學時,我特別緊張,常常被浪拍到水下,喝兩口黃水也是常有的事。師傅便鼓勵我說:“別怕,被浪拍打兩下,喝兩口黃水,這都不算什么,你慢慢就掌握黃河的水性了?!?nbsp;

        在師傅耐心的教導下,我終于學會了在黃河上馭浪漂流的極限運動。如今,黃河已風平浪靜,再也沒有人從事這馭浪漂流的極限運動…… 

        又見黃河,回首往事,往事耐人尋味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薇薇
        被债主玩弄人妻电影
          <nobr id="nagbm"><td id="nagbm"></td></nobr>
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nagbm"><strong id="nagbm"><u id="nagbm"></u></strong></menuitem>